• <strong id="8gqko"></strong>
    <strong id="8gqko"></strong>
    <sup id="8gqko"><button id="8gqko"></button></sup>
  • 我在死前一分鐘, 都要為無產階級工作
    ——金方昌致胞兄金永昌、金默生(1940年12月2日)

    來源:      發布時間:2021-11-06 10:16:00

    家書原文

    永昌、默生胞兄:

      我于二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三號在大西莊村被敵捕。臨捕時以手槍向敵射擊,彈盡,將槍埋藏后拼命北跑,敵有騎兵追上被捉。我高呼中華民族解放萬歲,并向敵偽講演。

      我在敵人的牢獄里、法庭上、拷打中、利誘中始終沒有半點屈服、懼怕。我在被捕后沒有絲毫悲傷,我只有仇恨和斗爭。我知道我是為了民族的解放、全人類的解放而犧牲。我在牢獄是向這些罪人工作著。我沒有想過我再會活,也決不會活,我只有死。不過我在死前一分鐘,都要為無產階級工作。

      我要求哥哥們:

      一、能堅決為無產階級革命奮斗到最后勝利的時候,這不僅是你們要有這種人生觀,能為這種事業干,并且得把自己鍛煉成像列寧、斯大林、毛澤東一樣會運用馬列主義到實際中去。這樣才能使自己堅持到無產階級革命成功的時候。這里邊還有這樣希望,就是希望你們能在快樂的、幸福的共產主義社會里生活。最后希望到那時候你們還存在。

      二、要求哥哥們能把咱們弟弟侄侄們都能培養成無產階級的革命戰士。尤其是把七弟(爾昌)能培養成堅強的革命偉大人物。

      哥哥們永別了!祝你們健康,致最后敬禮!

      你的弟弟寫于敵人的木牢

      十二.二

      【時代背景】

      金方昌(1920—1940),山東聊城人,回族。1935年,考入聊城省立第三中學。1936年,加入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投入學生抗日救亡運動。1937年盧溝橋事變后,金方昌隨兄長到山西參加抗戰,赴山西抗日民族革命大學學習。1938年2月在校期間加入中國共產黨,8月畢業,分配到晉察冀邊區工作,任代縣犧盟會秘書。不久,調任中共代縣趙家灣區區委書記,領導群眾開展減租減息斗爭,成立農救、青救、婦救等抗日團體,建立武裝模范隊,并兼任政委??谷站韧?,對敵作戰頗有成績。1939年冬,調到地處日偽統治中心地帶、抗日工作基礎薄弱的城關區任區委書記。1940年2月,當選為中共代縣縣委委員。

      同年11月23日,金方昌與自衛隊區大隊長周致遠等幾位戰友在代縣城東北赤土溝一帶順利完成督送公糧任務后,夜宿大西莊村西山洞,被敵探告密,遭敵200多名步騎兵包圍,突圍時子彈用盡,與敵徒手搏斗,因寡不敵眾被捕,關押在代縣城日軍特務機關。在獄中,金方昌面對日軍利誘、酷刑,威武不屈,被敵挖掉一只眼球,砍掉一條胳膊,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仍堅持斗爭,蘸著自己的鮮血在墻上寫下了“嚴刑利誘奈我何,頷首流淚非丈夫”14個大字,鼓勵戰友迎接最后的斗爭。

      【信仰之光】

      金方昌在敵人的監牢里遭受了非人的折磨,自知來日無多,于是給兩位哥哥寫了這封家書,等于是遺言。他告訴哥哥自己被捕的經過,以及雖遭酷刑但沒有屈服,仍堅守黨的秘密和信仰的情況,并且懇請哥哥能夠繼續進行無產階級的革命事業,堅持到革命勝利的那一天,同時也要把弟弟侄子們培養成無產階級的革命戰士。

      給哥哥寫完信后,金方昌用鉛筆頭在紙煙盒上又給縣委寫了一封信,信中寫道:“我被捕,但沒有任何對革命不忠誠的地方。無論在敵人拷打中、利誘中,沒有暴露一點秘密。犧牲是為了革命,沒有什么,這是革命成功的代價?!?/p>

      1940年12月3日,也就是金方昌寫完遺書的第二天,是代縣城大集,日偽將金方昌和戰友周致遠等人押赴刑場,途中金方昌不斷高喊“日本強盜,狗漢奸,抗日人民是殺不完的”等口號,慷慨就義,年僅20歲。

      20歲,正是大學生的年齡,而金方昌已經鍛煉成一個堅強的戰士。正如他在給哥哥的信中所言,為了中華民族和全人類的解放,已經做好了犧牲的準備,因此把生命的每一分鐘都看作工作,即使在敵人的監牢里和被押赴刑場的途中,即使遭受酷刑,備受折磨,也毫不動搖自己的信仰,與敵人斗爭到底。(摘自《我心永向黨:家書里的百年信仰》)

    責任編輯:吉林省紀委監委網站
    老汉老妇姓交视频
  • <strong id="8gqko"></strong>
    <strong id="8gqko"></strong>
    <sup id="8gqko"><button id="8gqko"></button></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