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8gqko"></strong>
    <strong id="8gqko"></strong>
    <sup id="8gqko"><button id="8gqko"></button></sup>
  • 國不保,家何能存?
    ——孫曉梅致姨母(1941年5月1日)

    來源:      發布時間:2021-10-30 10:14:00

    家書原文

    姨母大人∶

      “人非木石,孰能無情?”“羊跪食乳,尚識天性之恩”,何況人乎!來信讀后,心肺實存難言之痛!然時代迫使如此,曾望深諒是幸!

      所言各節,全為頑固分子之謠言,現在梅等全以舌耕糊口,何曾在軍隊服務?正因為米珠薪桂,所入不敷所出,故有要求家庭津貼之意見見諸前信;要是服務四軍,談四軍的艱苦奮斗之部隊,所有人員決不愿向人訴苦,即使是家庭,他們亦無若何企求。由此已可證明梅等之目前生活情形及行蹤,望可對外人言之,加以聲明和解釋,莫將來弄成誤會。

      大江南北,充第四軍足蹤。所謂解散四軍,原為一般投降頑固派自己心里想的事,過去十年都消滅不掉,今天談何容易?在抗戰過程中,據云,四軍力量已擴大到12萬人。以前聽人家說,在事變初期,由贛湘等省集中時,僅數千人,現在所謂被解散的不過其中軍部的一部分。據當地老百姓告訴我們,他們的主力全集中在蘇北。在江南,也有他們一部分,離這里很遠,我們時有所聞,在江南北經常有四軍的勝利消息,在此地的民眾,非常敬佩,并稱他們為神兵。不過都與我們無涉,我們只吃我們的粉筆屑,過我們的冷板凳生活。

      我身體很壞,時常生病。幸寄父母侍服我,心里非常過意不去。在上次信中,曾經信母親,要她老人家寄幾斤茶葉來給我,現在仍請轉告,能早些寄來給我以便我送給他們老人家,聊表我的謝意!我想,母親一定會答應我的要求,姨母你想怎么樣?

      家事無人料理,確常在我的意料之中,不過梅等亦出于無奈。欲歸無力,欲動無能,惟有懇轉姨母代為料理,并能督促煦弟,有以助母親一臂,來日事平之后,梅等決不忘大恩大德。母親年事日長,有望莫操勞過度,一切看破一點。反正,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所謂赤裸裸的來到這世界,轉眼間又將赤手空拳的回去,所不能平的,不能白白的來世走一遭。梅等正有鑒于斯,愿奔走他鄉,自謀而生,不愿茍安偷生,將生易輕若鴻毛,這點望能深諒梅等之苦衷,俟后莫再煩言,阻梅等之行動,實為萬幸!

      大人等幼讀四書,文墨知其一二種,義識其大端。岳飛之能留〔流〕芳千古,實其母造就大半。若當年其母不鼓歷〔勵〕他盡忠報國,令其為國效勞,何來今天之岳墳、岳廟昭名千古?孟子、徐庶等要皆有賢母,有望母親能以古之賢母之精神來教誨子女。

      國不保,家何能存?在此民族生死關頭,望母親能以國家為主、民族至上,莫以區區兒女情,而埋沒子孫的前途。梅等雖非岳飛以及其他人可比擬,且亦無岳飛之時機、境遇,然古人之精神,堪為梅等學習,想姨母及母親亦必同情也。

      “誰無父母,提幼奉負?誰無夫婦,如賓如友?誰無兄弟,如足如手?生也何恩,死也何咎?”正因為人類不應殘殺,然人已殘殺我,而我能不自衛乎?想三四年來,多少人妻離子散?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尸骨分飛?多少人戰死沙場?想人生不免一死,不過死得其時而得所值乎?!望姨母勸慰母親,一切從遠著想,莫聽無稽之談,而效井底之蛙語,一手不能掩盡天下人耳目,公理最后終能得勝利。

      梅等不敏,然不愿做時代之落伍人,雖無能,亦必勉力追隨歷史之輪。如今天生活雖云清苦,愿自勉,決不做民族罪人。

      所有親戚友好,望能代梅問候致安!如有機緣,當返里親候慈顏。閱報章,寧波吃緊,不知影響家鄉否?現在草紙價值若干,??诒环?,銷路當大受影響,全村人民,當受凍餓之憂矣!

      時交夏令,寒暖不勻,望能保養玉體,并努力加餐是幸。臨風寄意,不盡所懷。專此敬請

      金安!并頌

      闔府康泰!

      甥  陳云

      五一燈下

      茶葉望能早日寄來!

      昨日延醫診治,曾打一針,身體想不日可疾健,望勿念!又寫。

      【時代背景】

      1940年10月19日,蔣介石指使何應欽、白崇禧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正、副參謀總長名義致電八路軍朱德、彭德懷和新四軍葉挺、項英,強令將在黃河以南的八路軍、新四軍于1個月內開赴黃河以北。11月9日,朱德、彭德懷、葉挺、項英復電何應欽、白崇禧,據理駁斥了國民黨的無理要求,但為顧全大局,仍答應將皖南新四軍部隊開赴長江以北。而蔣介石對此不予理睬,仍按原定計劃密令第三戰區顧祝同、上官云相將江南新四軍立即“解決”。

      1941年1月4日,皖南新四軍軍部直屬部隊等9000余人,在葉挺、項英率領下開始北移。1月6日,當部隊到達皖南涇縣茂林地區時,遭到國民黨7個師約8萬人的突然襲擊。新四軍英勇抗擊,激戰7晝夜,終因眾寡懸殊,彈盡糧絕,除傅秋濤率2000余人分散突圍外,少數被俘,大部分壯烈犧牲。軍長葉挺被俘,副軍長項英、參謀長周子昆突圍后遇難,政治部主任袁國平犧牲。1月17日,蔣介石反誣新四軍“叛變”,宣布取消新四軍番號,聲稱將把葉挺交付“軍法審判”。這就是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是國民黨第二次反共高潮的高峰。

      長期在國民黨頑固派和日偽軍的夾縫中堅持抗戰的新四軍,遭遇了建軍以來的最大挫折。對于國民黨當局的反共暴行,中國共產黨一方面在輿論上予以揭露和聲討,另一方面在軍事上做好應對敵人進攻的準備。1月20日,中共中央軍委發布重建新四軍軍部的命令,任命陳毅為國民革命軍新編第四軍代理軍長,劉少奇為政治委員,張云逸為副軍長,賴傳珠為參謀長,鄧子恢為政治部主任。1月23日,新四軍將領向全國發布就職通電。25日下午,新四軍在蘇北鹽城隆重集會,新四軍新軍部正式成立。

      【信仰之光】

      孫曉梅(1914—1943),又名肖曼,化名陳云,浙江富陽人。全民族抗戰爆發后,拿起手中的筆,積極宣傳抗日。1938年10月,參加新四軍,先后在軍服務團和軍政治部農村經濟調查研究組工作。1940年,前往蘇南敵后抗日根據地,開展抗日民運工作。9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41年1月,任中共鎮丹(后改為北山)縣委婦女部長;7月,任中共武進縣委婦女部長。

      皖南事變后,新四軍在江南的活動環境日益惡劣。不久,在蘇南從事黨的秘密抗日工作的孫曉梅接到了姨母來信。姨母在信中對孫曉梅的安危深表關切,望其能念及母女之情,及時回家侍奉老母。5月1日,孫曉梅給姨母寫了這封回信,希望姨母和母親能夠理解,并請她們效仿岳飛、孟子、徐庶諸人的母親,支持自己為革命理想而奮斗的偉大志向。

      孫曉梅雖沒有明確告訴姨母自己就是新四軍的一員,但是客觀介紹了新四軍的情況,比如新四軍是“艱苦奮斗之部隊”,雖遭受重創,但主力仍在蘇北,并且受到人民群眾的擁護和支持,表現出對革命前途的堅定信心。同時,孫曉梅委婉解釋了自己因在外工作而無法回家侍奉母親的原因,那就是愿“追隨歷史之輪”,“不愿做時代之落伍人”。希望母親效法古代先賢,支持女兒盡忠報國,在民族危亡之際,投身民族解放的偉大事業。

      1943年,孫曉梅調中共長江工委任政治交通員。5月,護送我黨干部返回途中,在南京龍潭被日軍逮捕,英勇就義,時年29歲。(摘自《我心永向黨:家書里的百年信仰》)

    責任編輯:吉林省紀委監委網站
    老汉老妇姓交视频
  • <strong id="8gqko"></strong>
    <strong id="8gqko"></strong>
    <sup id="8gqko"><button id="8gqko"></button></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