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8gqko"></strong>
    <strong id="8gqko"></strong>
    <sup id="8gqko"><button id="8gqko"></button></sup>
  • 慨然離家謀國
    ——陳毅致大嫂李白文 ( 1937年12月29日)

    來源:      發布時間:2021-10-23 10:10:00

    家書原文

    白文嫂①尊鑒:

      數奉手書,至感親親骨肉念兄念弟之厚情深誼,弟讀后不禁悲喜慚痛一時俱來,迸發之情,有如江河傾瀉。廿年烽火,滿地干戈,弟出入其中,了無罣掛,惟于親親骨肉之系念,嘗與日俱永。前以封鎖層層,近以奔走山林城鎮間,均不能詳細作家書,每當動筆家書之際,便心緒堆積,無從措詞,雖或伸紙著墨,不盡數行,又復扯毀,此情難言,有如此者!弟遭家不造,不能自已,慨然離家謀國,而國勢亦陷垂危之景,艱難困厄,日夜圍攻,毒手尊拳,誰能多讓,浴血人生,直至于此,敢謂今人所難至,古人傳奇史之所無也。弟嘗終日冥想,己身經歷,教訓滋多,實驗即實學,竊私心自慶幸也。惟第少年失學,憑借不多,故進境不大,雖于重要關頭,能就大者重要者處理之,但成功之事誤于弟手者亦復不少。前途難多,切忌自足自滿,弟每于此三致意焉。孟熙謂嫂苦心經營,使家事略近溫飽,弟聞之感愧,后顧之憂稍紓,前進之力更強,能不欣幸!孟熙率隊抗戰,以其才力諒無他虞,乞嫂放心。請調一層,人事環境均有困難。弟方率部上前線,團聚之日當在不遠,弟當臂助孟熙成此光榮事業,規避卸責為吾儕所不應出。嫂之高明諒能鑒此。嫂孤處渝城飽睹東南播遷離散之情,曷歸里圍繞雙親左右,如何?如何?伏乞明裁。

      季讓②近由粵來庾,已電其來南昌相見,屆時弟當令其歸報老親以慰離思。孟熙廿一日到贛,弟恰于十九夜溯江南征。弟廿六日返省,孟熙復于廿三日東向。十年暌別,緣慳一面,何別之易而會之難也!戰爭烽火團聚弟兄于一途,當不會長使人千里也。弟爾后仍在江西任職,不外軍師長之類。弟左耳重聽,右腿傷殘不良遠行,左腳亦傷,胃病、痔疾、貧血諸癥交相困我,尚力圖療養期,決定者視時局如何耳。嫂有賜示交吉安書街惠黎醫院③轉。冬寒凌厲,伏乞珍重。聞季婦黃妹④在嫂處,均此致意,均乞善視侄兒輩。匆匆不盡所言。

      敬問家安!

      二胞弟  仲弘  啟

      十二月廿九日

      【注釋】

     ?、訇愐阒株惷衔醯姆蛉?。

     ?、诩搓惣咀?,陳毅的弟弟。

     ?、鄞骰堇柙诩部h城開設的私人醫院,1937年秋陳毅到吉安一帶收編紅軍游擊隊時,曾在此設立新四軍通訊處。

     ?、苤戈惣咀尩姆蛉它S淑秋。

      【時代背景】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圍剿”遭到失敗,中央紅軍被迫進行戰略轉移。中央蘇區留下了由項英任書記的中共中央分局和陳毅為主任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辦事處,繼續領導南方各根據地的紅軍游擊隊。從此,陳毅留在江西蘇區堅持了三年游擊戰爭。當時,敵人采取搜山、燒山、移民、封坑、包圍等手段,進行最殘酷的“圍?!?。陳毅和戰友們風餐露宿,晝伏夜行,依靠群眾的支援和掩護,開展靈活的游擊戰爭。

      1937年10月,根據國共兩黨達成的協議,除瓊崖紅軍游擊隊外,其他14個游擊區的紅軍游擊隊先后下山,改編為國民革命軍新編第四軍(簡稱“新四軍”),葉挺任軍長,項英任副軍長,張云逸任參謀長,袁國平任政治部主任,下轄4個支隊,共10329人。

      12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撤銷中共中央分局,成立中共中央東南分局,陳毅為分局委員,成立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新四軍分會,陳毅為副主席。臨近年底,他給大嫂寫下了上面這封家書。

      1938年1月6日,新四軍部在南昌成立,陳毅被任命為新四軍第一支隊支隊長,后任新四軍江南指揮部指揮、蘇北指揮部指揮。1941年1月皖南事變后,重建新四軍軍部,陳毅任新四軍代軍長,繼續領導華中軍民進行反“掃蕩”、反“清鄉”斗爭。

      【信仰之光】

      在三年游擊戰爭期間,陳毅創作了多首詩詞,記錄了那些異常危險和艱苦的日子。比如,寫于1936年冬的《梅嶺三章》:“斷頭今日意如何?創業艱難百戰多。此去泉臺招舊部,旌旗十萬斬閻羅。南國烽煙正十年,此頭須向國門懸。后死諸君多努力,捷報飛來當紙錢。投身革命即為家,血雨腥風應有涯。取義成仁今日事,人間遍種自由花?!币愿锩鼮榧?,時刻準備犧牲,換取大眾的自由和解放,反映了一位共產黨人堅如磐石的信念。

      在寫給大嫂的這封家書中,陳毅回顧了自己投身革命近20年的艱苦歷程,特別是剛剛經歷了三年游擊戰,“封鎖層層”,“奔走山林城鎮間”,“艱難困厄,日夜圍攻,毒手尊拳,誰能多讓,浴血人生,直至于此,敢謂今人所難至,古人傳奇史之所無也”。即便如此,為了國家和人民的解放和幸福生活,也要堅持戰斗。有人說,共產黨人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誠然,不論風霜雨雪,還是嚴刑拷打,不論環境如何嚴酷, 還是遭受重重打擊,乃至犧牲生命,都無法動搖一名真正共產黨人的革命信仰。

      在家書中,陳毅還重點談到了兄弟之情。自己為尋求救國救民的真理,投身軍旅20年,出生入死,既不能顧家,也無法與親人相見。就連與大哥和弟弟約好的見面,也因故擦肩而過。陳毅自幼與幾位兄弟一起長大,后又攜手出川讀書,感情甚篤。然而因所走的道路不同而天各一方,相見時難。

      陳毅有堂兄弟三人:陳修和、陳世澤、陳世亨。親兄弟三人,陳毅是老二,兄陳世祿,字孟熙;弟陳世勛,字季讓。還有四個親妹妹。由于年紀相近,陳毅與陳修和、陳孟熙接觸較多,感情很深,其次就是陳季讓了。1919年6月,陳毅和大哥孟熙一同赴法留學。1925年,陳修和與陳孟熙同時考入廣州黃埔軍校第五期,分別學炮兵科和政治科。陳季讓則考上遷到武漢的中央軍校第六期。(摘自《我心永向黨:家書里的百年信仰》)

    責任編輯:吉林省紀委監委網站
    老汉老妇姓交视频
  • <strong id="8gqko"></strong>
    <strong id="8gqko"></strong>
    <sup id="8gqko"><button id="8gqko"></button></sup>